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小城狩尸记】(02)【作者:另一个它它】
【小城狩尸记】(02)【作者:另一个它它】
字数:638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               1

  女人的的住处不远,三人大概走了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。

  「就是这里,虽然有点烂,但是习惯就好了,至少不会像新城区那么吵。」女人指着前面的一座八层旧公寓说道,并加快了步法。

  离自己的家越近,安全感也会越大吧。金边眼镜男看着女人的背影想到。
  眼睛转向周围扫了一眼,再看着眼前这座外墙都已经显得灰暗的公寓,金边嘴角一咧:「嗯,这里的确挺安静的。」

  女人回过头来,问道:「你说什么?」

  「我说这里挺好的!」

  「嗯。」

  女人微微笑了笑,走上了楼梯。

  金边右手狠狠拽着高个快步跟了上去,高个似乎嘟囔道:「轻点!」却又被金边瞪了一眼,只好无奈闭上了嘴巴。

  「我住六楼,这里没有电梯,只好慢慢爬上去了。」

  女人轻松地再前面带路,虽然穿着高跟鞋,想必每天爬上爬下,已经习惯了吧。而且,这样似乎对她的臀部好处不小,被短裙紧紧包裹的臀部,在下面两个人看来,异常的圆润丰满,左右扭动。每当女人垮上一级的时候,就可以沿着黑丝一直往上看见到大腿的根部,暗黑之中,隐隐透出红色的内裤。

  而且,从下往上的角度,也更完美地展现了女人这双修长的大腿。

  高个不自主地快步赶上,嘴角流出了口水,一只手忍不住地哆嗦地探出,就要抓住女人腿,指尖刚刚触摸到黑丝,一声尖叫从女人嘴里发出,异常刺耳。
  金边皱眉,赶紧上前一把拉住高个的一角,往后一扯,高个不提防,往后滚了下去,躺在了下面的平台上,一边抱着头,一边哀嚎。

  女人惊慌未定,捂住伤口的手松开,金边的手帕也掉在地上,殷红粘稠的鲜血再次从女人脖子的牙印边缓缓流出。

  金边上去捡起手帕,注意到上一级台阶正面墙上写着「六」,于是赶紧说道:「已经到了,你开门吧,我去把那小子拉起来,让他在这里瞎叫,让邻居听到多不好。」

  女人点点头,转身上了去开门,门框上面写着601 ,对面是603 ,中间还有
一个602 ,总共三户。

  金边则快步下到高个身边,一巴掌扇在高个脸上。

  「你他妈的还不闭嘴,闲惹的麻烦还不够是吧!」

                 2

  「请坐。」

  女人端了一杯水过来,坐在沙发的金边接过,说道:「谢谢,还是赶紧处理你脖子上的伤口吧,又开始流血了,把你的急救箱找出来,我帮你。」

  女人用手摸了脖子,的确,满手的血,告诉她,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  「嗯,不过,我想先去冲个澡。」说着,用眼睛瞥了下站在旁边的高个。
  金边点头道:「那行,你放心,我看着这人,你去冲吧。」

  一会儿,哗哗水声从里屋传来,看来这里是比较简单的一室一厅,金边大概左右看了看,然后走向高个。

  「你他妈的搞什么啊,你疯了,你是狗吗,你咬她干嘛。」

  说着,金边又是一巴掌盖向了高个的脑袋。

  高个也没躲开,不满道:「不是说好的吗?」

  「你……你脑子进水了,我什么时候告你咬人了,草,我是说等你玩儿得差不多的时候,我来帮她,然后我们一起下车,再到她家……」

  「可是,情况有变嘛!」

  「什么情况有变,少罗嗦,以后再不安我说的做,要你好看。」

  「好好,大哥,下次一定听你的。」

  看来,高个在金边面前从来只有听话的份,两人不再多说。

  「你们是谁啊?」

  突然不远的一道声音吓得两人不轻,门口处走过来一个少妇模样的女人,一头酒红色的齐肩短发,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吊带背心,胸前两颗清晰的凸点,显然,这少妇并没有穿内衣,下身淡黄色的热裤,只刚刚包裹住丰满的屁股,沿着雪白大腿向下,是一双红色的人字拖。

  金边看向她背后,才发现,之前走在最后的高个没有关门。

  听她口气,想来这位应该是女人的邻居,赶快说道:「我是她朋友。」
  「朋友?我之前怎么没有看过你?」少妇有些疑惑,听到水声后,走向浴室门边,低声跟女人说着什么。

  很快,浴室门开了,女人裹着浴巾出来。

  「真的没什么,他们是我新同事,上班时遇到点事情,他们送我回来的。」
  「哦,我是听到刚刚什么怪叫声,出来看看,又发现对面你的门没关,一进来看见他们两个,可吓了一跳。」

  「谢谢你了,害你担心。」

  「没什么,我们认识这么久了,你有什么事或是帮忙,一定叫我,那我先回去了。」

  少妇走到门边,又回头看了一眼金边两人,表情有些怪异。

                 3

  「她就住对面,我很早就认识他老公了,我们也很要好。」

  女人在卧房一边吹着湿发,一边说道:「不过,我不想告诉她今天的事。」
  金边中指推推眼镜,向里屋说道:「我理解。」

  旁边高个,此时依然望着已经关好的门,暗暗叹道:「没想到,这里还有一个极品啊。」

  金边笑道:「嗯,是不错!但是你口味什么时候怎么底了,极品?」

  高个不服气道:「哼,我的直觉。」

  「直觉?」金边疑惑道。

  「是啊,刚刚没来得及说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就是屋里那个女人啊。」

  「她怎么了?」

  「哎呀,大哥,你刚刚不是还怪我吗?为什么咬那个女人。」

  「你脑子这几天糊涂了,还有什么?」

  「在车上的时候,你没发现吗,这女的骚得不得了。」

  「所以你咬她?」

  「你听我说完呐,我们不是计划好了,我去骚扰那些女的,等她们求救的时候,大哥你再出来制止我吗?」

  「哼,你还记得我给你的好差事?」

  「大哥,我哪里能忘啊,特别是今天,我真是在心里感激涕零,这女的被我在后面稍微那么一摩擦,她就受不了了,那大屁股一个劲的往我下面顶,真是爽死了。」

  「我倒没注意,也没心思当看客。」

  「所以啊,我不能忘了大哥的好不是,我看,照那样下去,等我干死这女的,她不但不会喊,还会在心里感激我呢。」

  「喔,所以你就咬她,然后按计划,留着等我先爽。」

  高个搓着手,笑道:「可不是,这么个骚货,哪能我一个人享用完,看着她溜了阿。」

  金边不以为然,但是,回想起来,这女人在公交上的动作,的确勾起了他的欲火,下面慢慢的隆起。

  高个依然说个没完:「大哥,这几天,我不是糊涂了,是我鼻子变的越来越灵敏了,就像狗鼻子一样,嘿嘿,猎物就是那些骚货。」

  金边回过头来,望着高个说道:「你别说,中午是你说上这辆公交的,你小子,真闻到了?」

  高个嘿嘿笑道:「可不是,而且阿,刚刚我闻到了同样的味道。」

  「就是那个少妇?」金边有些不信。

  「真的,不信,我们待会去验验货。」高个拍了拍胸脯。

  「看情况再说吧,先好好了解了解,不过,你那小骚货给你吃了什么,下面那根变成指南针了?」

  「哪有,几天前,我去找她要钱,那娘们儿身上只有三百块,最后我狠狠的把她收拾了一番,干得她叫的哭天抢地,哼,不知道她把钱花哪儿了?」

  金边有些嘲笑道:「看来,调教的不够啊,会不会她把钱给了别的小白脸了,哈哈。」

  高个没好气道:「她敢……」

  「对了,她工作的化工厂不是出事故了吗,估计工资发不出来了。」

  「嗯,应该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  4

  「化工厂?」

  女人此时已经完头发,那了个药箱走出来,一手捂着伤口,还好,血虽然还在流,但是不多。

  金边赶紧微笑道:「离这里不远不是有个化工厂泄露了吗,几天前,不知道处理好了没有。」

  一边说着,金边一边走向前,接过女人手中的急救箱,另一只手扶着女人裸露的白嫩手臂到沙发坐下。

  「我也听说了,离这里很近,不知道会不会污染到这里。」

  女人依然在身上裹着一条浴巾,似乎回到家之后,身心也完全放松了,只是,眼角瞟向一旁的高个后,眉头微微一皱。

  金边看见后,知道高个在旁边会让这女人不自主,而且,特别是刚刚知道女人在公交车上的表现后,更加肯定了这点。

  于是,金边『善解人意』的向高个吼道:「你滚一边去,让人看到就不舒服。」
  高个表面不耐烦却带着理解地到阳台去了,并自觉地拉上了窗帘。

  女人感谢道:「真的谢谢你,没想到,光天化日下,他居然伸手摸我……屁股,我就用力踩了他一脚,幸好我穿着高跟鞋。」

  高个打开药箱,取出白色绷带,还有消毒水和棉签,似乎理解地说道「你做得对,要是我早发现了的话,决不饶他。」

  女人不好意思将脖子靠向金边,捂住的手也拿开了,血依然没有停的意思。
  「奇怪。」金边看着伤口说道。

  女人身子一震,慌张问道:「怎么?」

  「哦,没什么,我是说伤口。」

  女人似乎没有听到般,原来是伤口,看来他真的没有看到车上的事,想到这里,女人不由得脸颊微微泛红。

  「你怎么了?」金边当然知道女人在想什么,看着她微红的脸,想来,那小子说的不错,这女人有的玩了,想必她担心我发现她在公交上面的表现。

  「没……你说伤口,伤口怎么了,现在没怎么流血阿,应该没什么大碍吧。」
  「嗯,应该没事,只是……」

  金边并不继续说下去,女人有些疑惑,心思慢慢从公交转移到伤口上面。
  「你不要吓我,应该问题不大吧。」女人有些慌张。

  半响,金边没有涂药水,只是盯着伤口,等到女人再次想询问时,金边抢道:「我看伤口有些感染,谁知道阳台那小子身上有什么问题!」

  「啊……那,那怎么办,难道要上医院?」女人不明就里,更加焦急。
  金边一旁笑了,说道:「你不是不想上医院吗,我看这也没什么,我有办法,只是有些冒犯。」

  女人仿佛抓住救命稻草,其实她心里也早已有些不安,怎么伤口一直少量出血,原本以为血量小了之后,不久就会停的,这也是为什么她回家先冲凉,并不急这包扎的原因。

  「哪里,我相信你。」女人下定决心般。

  「好吧。」

  刚说完,金边左手搂过女人的脖子,右手撑这沙发,靠近,嘴巴直接吸住了女人白皙的脖子,鼻孔里面传来沐浴露的芬芳,还有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,在这刚刚洗过澡的身体上,不停地一缕一缕地散发出来,诱人无比。

  女人毫无防备地感到脖子上面柔软的嘴唇,正用力地吸允自己的伤口,肌肤摩擦带来的酥麻,从脖子上面传入大脑,并且夹杂着伤口上面隐隐的阵痛。
  这体验真是从未有过,不,不能说没有,女人此时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初夜!
  大腿最深处,那阵阵的撕裂的疼痛,和柔软娇嫩的洞壁与那根肉棒摩擦带来的酥麻的电流,不停地冲击着她的全身。

  那体验,是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,不对,啊,我怎么会想起那种事情!
  不过,脖子上面吸允的力度在渐渐加深,快感在加强,腰上,隔着浴巾,是男人的手臂,天哪,他正搂着我。

  金边的经验可谓丰富,没错,那小子说的没错,这女人,是极品!

  嘴巴里面,女人的血,混着口水,带着腥甜,甚至香味,啊,好想吸,对,吸干她的血,好香,粘粘的,甜甜的。

  金边身体不自主有些颤抖,把女人搂得更紧了。

  但是,要忍耐,要慢慢享受,她跑不了,怀里微微摆动的身体,从浴巾传来的逐渐升高的体温,一切都在告诉他,这女人是他的了。

  「好了,我想你伤口有些感染吧,我把淤血吸了出来,帮你消毒帮上绷带就没事了。」

  金边用舌头将嘴唇上面的血舔干净,有些疑惑,刚才怎么了,突然吸她的血,草,难怪那小子咬她,难道这女人的血有什么魔力,而且这伤口……

  摇摇头,金边集中精力,我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  「刚刚……对不住,你不会介意吧。」

  「没……没,我,我,不会,帮我帮上绷带吧。」女人不敢用眼睛看向金边,眼神闪烁不定,我这是怎么了,动不动就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5

  「好了。」

  女人此时脖子上面缠着一圈白色的绷带,身上裹着白色的浴巾,赤脚,露出白嫩的肩膀,漂亮的胛骨,胸前微微波动的乳沟,下面修长白皙的大腿,显示出除去黑丝的另一番风味。

  即便金边也不由得吞口水,女人去房间照完镜子出来后,看着眼前男人的表情,回想到刚才自己不由自主的摆动的样子,难怪他会……

  不过,也难怪……女人又想起刚刚镜子里面自己那诱人的身体,她甚至还解开浴巾上下打量了一番,甚是满意,特别是那傲人的双峰,双脚脚尖踮起放下,那两团白白嫩嫩的如同奶昔的肉球,上下波动,充满弹性。

  想必品尝起来后,会比奶昔更加香甜。

  女人脸上挂上了自信的笑容,身体左右扭动着走向金边,啊,浑身的浴火,突然被浇灭,真是苦不堪言,受不了,好痒,好烫!

  意识开始模糊,走,靠近他,抱住他,紧紧的,不能让他跑了……

  「好热啊,今天真是的,想必有40度吧,对不起了,家里没有空调,你一定很热吧。」

  女人摇摇晃晃地靠近金边,一只手毫不犹豫扯掉了身上的浴巾,露出一具完美的裸体,肉峰上面两颗鲜艳欲滴的草莓,不停地晃动,好像发出了催眠的指令,下面黑色的草丛上面似乎过热,都蒙上了一层白白的雾气。

  女人另一只手迅速地扯开金边的寸衫,纽扣一颗一颗地掉落,接下来是皮带,竟然也被女人一拉一松地解开了,牛仔裤滑下了金边的大腿。

  金边措手不及,只有呆立原地,怎么回事,这女人……

  胸膛上面滑腻腻的,是舌头,女人低下身子,舌头一边又一遍地在金边的胸膛上面舔舐,乳头,被咬住了,如同女人的酥麻,像小狗般的牙齿,力度刚刚好,微微泛痛,却舒服极了。

  离开了,金边不由得将胸膛往前挺了挺,寻找女人的嘴。

  接着胸膛传来另一种触觉,好柔滑,乳头被两粒草莓顶着,再划过,向左,在向右。

  还有乳房的压迫感,弹性十足,软嫩无比。

  金边已经被女人压倒在沙发上面,两个赤裸的肉体,互相摩擦,产生了巨大的热量,将两具身体蒸得通红。

  鼻孔里面碰触蒸汽,金边的肉棒已经坚硬无比,紧贴着小肚,女人上下蠕动时,肉棒摩擦着草丛,越来越硬,越来越湿,越来越热!

  金边抱着压在自己身上女人的肉体,滚烫无比,眼睛里面蒙着一层雾气,已经迷离,整个脸颊,脖子通红,甚至心跳都清晰可闻。

  脖子被女人的双臂紧紧钳住,嘴巴再耳畔发出沉重的呼吸,在加快,越来越快,双臂越来越紧。

  身体不停地扭动,女人似乎失去了意识一般,只有忘情地呻吟,声音在加强。
  「嗯哼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怎么回事?极品?啊,不管了,浑身感染了一般,冒出了火焰。

  要插进去,滚烫的肉棒,烧得通红,蜜洞,蜜洞在哪里,水,淫水,晶莹粘稠的淫水,好渴……

  仿佛两具肉体有感应一般,完全不用寻找,刹那,肉棒滑进了肉洞,两股电流刺激着两具肉体,充足了电,摩擦,不停的摩擦,永远的摩擦,不用停下来……

  沙发承受不住如同机器般的活塞运动,发出「吱吱……」的声音。

  汗水一粒一粒地冒出来,越来越多,汇成一股一股,最后汇成一片,肉体在皮质沙发上面滑动,上下,左右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两道呻吟声,随着肉体滑落沙发,坠落到地面,发出沉闷的一声。

  同时也是最后的一道冲击,下面的肉体直立坚挺,肉棒也进入到女人最深处,龟头通过一道肉门进入了子宫。

  这一道冲击,彻底让女人尖叫起来,仰直脖子,然后突然迅速俯冲向下,两道白牙,彻底插入了金边的脖子,然后是疯狂的撕咬,拉扯,牙齿只见的一块肉,仿佛就要离体而去。

  鲜血横流,染红了地板,慢慢流入沙发下面。

  突如其来的剧痛之中,金边没有惊醒,随着嗓子发出浑厚无比的嚎叫声中,将身体所有的精液,一滴不留地射进了女人的子宫。

  冲入云霄!

                 6

  模糊中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然后是开门声。

  那个隔壁的酒红短发少妇,依然一身清凉装扮,走进,一脸惶恐地盯着地面上两具赤裸的肉体,一动不动,重叠在一起,刺眼的鲜血流淌一地,四条大白腿中间,流过乳白的……

  呕吐,不停的呕吐,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少妇一手捂着嘴,一手捂着小腹,弯着腰,惊恐的发现,地面底下那具如同死尸,惨白凹陷,如同被吸干的面孔上,镶嵌着两颗殷虹滴血的眼珠,那中间两个黑洞,直直盯着自己,感觉就要被吸进去了。

  突然,红色的眼珠转动,嘴角一笑……

  上面那具雪白的『尸体』顶上,散乱的黑发下,一颗头颅,与身体脱离一般,拧过诡异的一百八十度,面上,露出同样镶着红色眼球的惨白的脸……

  身体被困住,无法动弹!!!

  一条湿热的舌头舔过脸庞!!!

  (未完待续……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