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黑道少女白洛琪】(09)【作者:纳兰嫣然】
【黑道少女白洛琪】(09)【作者:纳兰嫣然】
字数:9012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第九部分

  到了晚上,深夜,漆黑的房间里,李钥丹躺在床上,身边是刘雅茹,她真的很难受,真不想和这个女人睡在一起,刘雅茹太虚伪了,一口一个姐姐,却是把自己往死里虐,还假惺惺的让自己和她睡一块儿,还不如保持女王的姿态,别对自己温柔,这样她还能好受点。想着医院里,自己为刘雅茹剥着橘子皮,把橘子放到刘雅茹嘴里,刘雅茹可爱的样子,一滴泪水不自觉滑落,刘雅茹啊刘雅茹,你又何必伪装呢?不就是整天想着虐待自己吗?

  突然,感觉脸上一阵温润,纤细的手指擦拭着自己的眼泪,李钥丹猛的一颤,都在床上这么长时间了,她居然一直没睡吗?

  「姐姐,别哭了」刘雅茹的声音很温柔,「我只希望,你不要那么恨我」。
  「呜……」李钥丹哽咽起来,「你不要这样,我受不了,你还是打我骂我吧」。
  「一个S最大的悲哀,就是遇到一个不喜欢做M的女人」刘雅茹轻声叹息,身子挪了挪,贴在李钥丹的背上,「姐姐,不要反抗我了?好吗?」

  李钥丹哽咽着,默不作声,她知道,即便自己说不,刘雅茹也只能默默承受。她居然不想让刘雅茹失望,她突然明白,刘雅茹所表现的都是真实的自己。她没有做作,她就是一个女王,但还是一个心底温柔善良的女人,只可惜,自己并不是一个M。

  「妹妹,你去找个M吧?以你的姿态,找个比我美的M也很容易」,李钥丹叹息着,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叫了刘雅茹一声妹妹,还给她提起了建议。

  「有你一个,此生足矣」刘雅茹低声说着,手臂搂在了李钥丹身前……
  「大姐,我们的人在D市被杀了,尸体找到了……」……

  「滴」,白色的疾风在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飞驰,车内,后排坐着两个女人。右边的女人貌美如花,五官精致,清丽脱俗,绝对是美女中的极品,只可惜,她只能做陪衬,旁边高贵圣洁的容颜遮住了她清新雅致的光芒。

  白洛琪闭着眼,面无表情,双手自然的放于纤细修长的美腿上面,没有人知道她此刻的心情。兰媚儿迟疑了一下,伸出玉手,抱住了白洛琪洁白细腻的手臂,玲珑娇巧的脑袋在白洛琪的香肩上蹭了蹭,就像猫在撒娇,「主人,您不用担心,肯定是一些小小的意外」。

  白洛琪睁开清澈的双眸,露出淡淡的笑容,她看着兰媚儿,眼神中露出一丝爱溺,她抬起玉手,伸出纤纤玉指,捏在了媚儿白皙柔嫩的脸颊上,「就知道讨妹妹开心,呵呵」。

  「疼…嗷…快放开我,主人」……

  D市,山海关大酒店,在一间规格最高的房间里,一个女子坐在床边,她穿着一件米黄色抹胸,一条白色蕾丝内裤,皮肤几乎都裸露在空气中。

  女子的容颜让人惊叹,乌黑柔顺的秀发如瀑布般垂落在白皙柔滑的后背上,一张惊世美艳的瓜子脸,眼睛如星辰般澄澈透亮,眉毛如星空上的弯月,修长迷人。翘挺的瑶鼻,玲珑娇小的嘴巴,尖尖的下巴好像精雕细琢一般恰如其分。女子的肌肤水嫩而洁白无瑕,她的身材自然是极致完美,尤其是一双美腿,纤细修长,圆润细腻,足足有一米长。

  女子整个人散发着清冷的气息,她就像那夜空中的明月,美丽却又高冷。女子的一双玉足更是美得不可方物,脚弓稍高,脚形纤长,曲线优美,玉足洁白如玉,光滑细腻,柔若无骨,脚趾葱白整齐,趾甲如一颗颗透明的宝石镶嵌在趾尖,美丽的脚趾肚就像熟透的葡萄般甜美诱人,一双玉足看起来玲珑娇小,楚楚动人,让人想忍不住捧在手心里,含在口中。

  女子的一只脚丫子踏在床边,另一条美腿在床沿荡着,「啪,啪……」好似欢快的拍打着溪水,但此刻,那只美脚却是时不时打在男人的脸上。

  一个男人跪在女子的脚下,男人一张脸庞棱角分明,道道皱纹苍劲有力,从脸上可以看出来,男人有四十多岁了,他虎背熊腰,皮肤黝黑,却凸显着结实的肌肉。就是这么一个健壮的男人,却跪在看似柔弱女子的脚下,如果看到男人的脸,那更是让人吃惊,这个男人在D市叱咤风云,一手遮天,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白虎堂堂主,邓远山。

  此刻,邓远山哪有往日威风凛凛的样子,他跪在女子脚下,眼神追逐着眼前摆动的玉足,紧张的脸色中夹杂着一丝兴奋。

  「咯咯,想舔吗?」看着邓远山如痴如醉的眼神,那快要滴出口水的嘴巴,冷月掩嘴轻笑,非常迷人。「想,想…」邓远山不假思索,木然的点头。

  「啪」,玉足脚背结实的拍在邓远山的脸上,又迅速离去,「咯咯,我为什么要让你舔呢?」冷月媚笑着,眼角闪过一丝狡黠。

  邓远山摸了摸被冷月打了一耳光的老脸,把手贴在鼻子上闻了闻,逗得冷月咯咯大笑。他干笑一声,咽了口口水,呆呆的望着心目中的女神,不知道怎么回答,「我,我…」

  「咯咯,瞧你那傻样」,冷月轻笑,把玉足放在了邓远山眼前,「看你一脸诚实的样子,就奖励你舔一下吧,就一下哦」,说着,冷月嘟起小嘴,别提多迷人了。

  看着冷月的样子,邓远山心都要化了,他伸出舌头,舔了一下女神的脚趾,他不敢违背女神,虽然他很想舔女神粉嫩的玉足。他仰起脸,看着高高在上的女神,砸了咂舌,「宝贝,再让我舔几下吧」。

  闻言,冷月秀目一凝,「啪,啪,啪……」她挥动玉腿,美脚拍打着邓远山耳光,「你刚才叫我什么,笨狗」,狠狠的抽了十几脚,冷月收回玉足,气鼓鼓的骂道。

  「我错了,女,女神」看到冷月生气的样子,他急忙低下头,怯懦的说道。「你…」冷月咬了咬牙,抬起玉足,狠狠的踹了出去,「啪」,一脚蹬在邓远山的正脸,邓远山一屁股坐在了地。

  「上次和你说的你都忘了啊,笨狗,」冷月酥胸起伏,轻咬薄唇,娇嗔道,「笨狗,跪好了,脑袋给我踢,这次,脑袋别动,如果动了,就给我滚出去」。
  「是,主人」邓远山急忙跪了起来,把脸探到女神的美脚前。「啪」,冷月狠狠的踹在邓远山脸上,玉足深深陷在邓远山脸上的肉里,就好像踹在海绵上一样,邓远山的鼻子都歪了。他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,一股热流从鼻孔流出。
  小腿迅速收回,冷月又是一脚射出,「咯咯」看到自己踢在邓远山脸上,而对方也能咬着牙默默忍受,她满意的笑了,「啪,啪……」冷月好像踢得是木桩,因为木桩不会动,她开心极了,「砰」,最后,她狠狠踩在邓远山脸上,她用力一蹬,邓远山咬着牙,努力的承受着。「咚」,冷月整个人弹了回去,坐在了床中间。

  「主人,您没事吧」,不顾脸上的疼痛,邓远山急忙看向高贵的女神,他担心柔软的床垫铬着女神滑嫩的翘臀,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硬着头皮挺,应该摔在地上。

  「咯咯,你个傻狗」看着对方居然不顾及自己的感受来关心自己,冷月忍不住笑了,她坐回到床边,伸出玉腿,用脚掌抚在邓远山的脸上,「真难看」。看着他青一块紫一块的脸,冷月嫌弃的说道。

  「谢谢主人」感觉着女神的玉足在脸上温柔的抚摸,邓远山心里一阵温暖,挨这几脚真值!冷月拿脚趾在邓远山鼻子上抹了两把,洁白的脚趾肚顿时被染成了红色,「咦,真恶心」,她鄙夷的看着邓远山,脚趾抵在他的嘴唇上,「赶紧给我舔啊,笨狗」。

  「谢谢主人」,邓远山急忙含住女人葱白的玉趾,即便被抹了自己的脏血,那也丝毫没有关系,女神的脚又美又甜。

  「咯咯」,冷月踢了踢脚掌,「张大点,让我整只脚插进去」,邓远山连忙张开嘴巴,冷月用力一蹬,玲珑小脚长驱直入,大半只玉足进入了邓远山口中,她掩嘴轻笑,伸出另一只美脚,用脚趾夹住了邓远山的鼻子。

  「咯咯,憋死你,咯咯」看着D市顶端的人物被自己如此戏弄,她很开心,可是,她马上开心不起来了。邓远山丝毫没有被憋的踹不过气来的样子,脸上是一脸的享受。

  凭借着独门气功心法,邓远山这样憋十几分钟根本没有问题,含着女神高贵的莲足,他高兴极了。

  「你…你个蠢狗,气死我了」冷月娇嗔一声,抽出玉足,「啪啪…」她左右开弓,抽的邓远山脑袋左右摇晃,邓远山不敢吭声,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。

  「你的脸是铁皮做的?疼死姑奶奶了」,冷月不满的看着邓远山,娇嗔道,「你个死狗,也不知道哼一声,踢着一点感觉也没有」。「对不起,主人,弄疼您的脚了,我给您揉一揉」,说着,忙是抬起粗糙的大手。

  「滚一边去」冷月鄙夷的撇了他一眼,一脚踢开邓远山的手掌,「你那什么手?能碰主人高贵的脚吗」?

  「我错了,主人」邓远山诚惶诚恐,女神的心思真的是太难懂了,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女神高兴。

  「去把你的狗脸洗一洗,看着都要吐了」冷月娇嗔着,一脸的嫌弃,她主要觉得自己的脚一不小心就会黏上他的脏血。

  不一会儿,邓远山再次跪在冷月脚下。「贱狗,抬着看着我」冷月露出邪魅的笑容,「听说,你上面有个老大叫白洛琪的,也是一个大美女,和我比怎么样啊」?

  「白洛琪?」邓远山还是有一丝好奇女神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,但这也很正常,谁不知道白龙会啊。他脑袋一转,露出龌蹉丑陋的笑容,「她也就比您美一点点」。

  「啪」,一脚抽在他的脸上,「你个死狗,把鞋给我拿起来」,看着女神好像不高兴了,他急忙把地上的黑色高跟鞋递给主人,冷月接过高跟,「啪,啪」,用鞋底正反抽了邓远山两个耳光,「哼,我给你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。」

  邓远山一怔,白洛琪可是仙女啊,不是一般的凡人能比的,他转念一想,不对,他灵机一动,露出自认为得体其实无比丑陋的笑容,「主人是仙女,不是白洛琪那种凡夫俗子能比的,呵呵」。

  「张嘴」冷月鄙夷的看了邓远山一眼,懒得和他计较,把手里的高跟鞋插入了邓远山的嘴里,「别掉出来,掉出来就给我滚」。邓远山机械式点头。

  「我可听酒店里的人说了,你们把白洛琪手下的人杀了」冷月平静的说着,「呜」邓远山摇头,「也是,现在是白虎堂比以前强大太多了,完全有实力和白龙会抗衡了,你想造反也是可以理解」。

  「呜,呜…」邓远山一个劲摇头。冷月抽出邪魅的高跟,抽了他一耳光,「你想说什么,蠢狗」。

  「白龙会的人不是我们杀的,我怎么会动白龙会的人?还有,我怎么可能有造反的心?」邓远山一脸的冤枉,他目光一厉,「主人,你是听谁说的,我立刻宰了他」。

  「啪,啪…」冷月用鞋底狠狠的抽在邓远山脸上,「你在我面前摆什么臭脸,不想活了」。「贱狗不敢」邓远山急忙摇头,鞋底抽在脸上,老脸火辣辣的,他不由吸了几口冷气。

  「白洛琪不会善罢甘休,在D市出现了问题,自然会找在你头上」,冷月冷哼一声。

  「身正不怕影子歪」邓远山挺直了胸膛,不由疑惑的看了女神几眼,「主人,您为什么要说白洛琪呢?」女神和白洛琪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吧?

  「啪」回答他的是一个响亮的鞋底子,「这不人家都议论,我也关心你嘛」冷月娇嗔道。「谢谢主人关心」一时间,邓远山心里充满感动。

  「谁让你对主人忠心呢,咯咯」冷月媚笑,她抬起玉足,踢了踢邓远山的胯下,「衣服脱了,贱狗」。「是,主人」邓远山没有丝毫犹豫,迅速脱得一干二净。

  「跪好,把腿叉开」冷月微微一笑,看着女神开心,邓远山连忙跪好,「啪」,光滑细腻的脚背落在他的蛋蛋上,一阵剧痛传来,让他咬着牙抽了口冷气。
  「咯咯」,冷月掩嘴,换做一个常人,她这一脚直接踢跪倒了,「不错,主人再赏你几脚,咯咯」。「啪…啪…啪…」冷月绷直脚尖,美腿挥动,一脚接一脚弹在邓远山的蛋蛋上,「嗷,主人……」豆大的冷汗滴落,邓远山感觉撑不住了。

  「真没用」,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一脚踏在邓远山的腿上,「把主人的高跟鞋给我穿上」,邓远山松了一口气,用手拿起地上的高跟鞋,「别碰我的脚,你把鞋拿好」冷月嫌弃的说着,她以后会慢慢调教邓远山用嘴给自己穿鞋。

  穿上鞋子,冷月站在地上,175的身高,约一米长的修长玉腿,脚上下踩着11CM的高跟,黑色明亮的鞋子闪动着魅惑的光芒,更显得那一双美腿白皙修长。再加上性感的身材,裸露的肌肤,绝大多数人看了都会喷血,邓远山第一次也喷了,这不丢人。

  「贱货,我美嘛」?站在邓远山的面前,冷月扭了扭丰腴的翘臀,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。「太,太美了」一个绝世大美人如此性感的站在眼前,邓远山看的如痴如醉,已经忘了蛋蛋的疼痛,下体不自觉的硬了起来。

  「咯咯」,冷月掩嘴轻笑,抬起魅惑的玉足,黑色的鞋尖一翘一翘的,挑动着邓远山的小弟弟,「真大啊,咯咯,再大点」。冷月还是惊讶于一个男人如此大的阴茎,虽然眼下的小弟弟已经带给过她极度愉悦的感觉。

  鞋面触碰在小弟弟上,邓远山感觉阵阵清凉,美丽诱人的鞋子一晃一晃的,看的他心神荡漾,小弟弟也越来越大。

  「啪」,冷月踢了邓远山的蛋蛋一脚,「嗷…」邓远山痛叫,双手捂在胯下,身子不自觉弯了下来。

  「咯咯,贱狗」冷月娇笑,坐回到床边,用脚踢了踢邓远山,淡淡的说着「不就是一脚吗?又踢不坏,转过来跪好,把主人的高跟鞋鞋跟插进你自己的小弟弟里」。

  闻言,邓远山浑身一颤,自己的身体强壮健硕那是肯定的,但小弟弟和常人也没什么两样,哪儿能承受的住坚硬的高跟鞋蹂躏。「主人,能不能换一个」。
  「哼」,冷月娇哼,鄙夷的摆了摆手,「滚出去吧,没用的贱狗,亏你长得那么长」。「我……」邓远山看着女神失望的样子,心里有些不甘,自责。
  「你什么你,贱狗」冷月翘起足尖,鞋跟轻轻点在邓远山的小弟弟前端,邓远山好像触电一样,不自觉的颤了一下,冰凉的触感,并没有疼痛。「还不快把主人的鞋跟插进去?」

  邓远山咬了咬牙,一手托着挺拔的小弟弟,一手托着高贵的鞋后跟,拿龟头在坚硬的鞋跟尖端轻轻摩擦了几下,把鞋跟对着马眼,用力挺了上去。

  「嗷……」感受着细长的高跟进入小弟弟里,邓远山吓得嚎叫一声,他居然惊奇的发现,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疼痛,随着冰冷的鞋跟深入,小弟弟反而有种清凉柔滑的快感。

  「咯咯,瞧你那怂样,放开,我自己来」冷月翘起嘴角,邪魅的一笑,玉足缓缓踩下,11CM的鞋跟完全没入邓远山的小弟弟里。「哼,下次穿一双更高的鞋子」冷月娇嗔一声,俏皮迷人。

  「主,主人」,邓远山干笑一声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「忍住哦,咯咯」,冷月媚笑,脚踝扭动,「啊…」,邓远山惨叫,两股战战,冷月的鞋跟是长方体的,有棱有角的那种,随着玉足扭动,鞋跟转动,硌着他柔嫩的尿道疼痛不堪。
  「咯咯,我让你享受,贱货」,冷月抽插着马眼中的鞋跟,时不时扭动脚踝,邓远山的手向后支撑在地上,冷汗怜怜,他感觉牙齿都要被咬碎了。

  「咯咯,咯咯,就应该这个样子嘛」,冷月娇笑着,一脸的得意,这时,一缕鲜血穿过鞋跟与尿道的缝隙从马眼溢了出来,滴落在地上。冷月皱了皱眉,「玩废可就不好了」说着,轻轻抽出鞋跟。

  「哎呀」,邓远山松了口气,倒在了地上,「别装死,贱货」冷月冷哼一声,「主人的鞋跟都脏了,你这只傻狗」,娇恼的脸上带着三分委屈,好像错的只有邓远山。

  邓远山急忙爬起来,吸了口冷气,含住了主人的鞋跟,「对,舔干净,吮吸,用力吸,让我听到声音」冷月娇嗔,「不然,踩烂你的嘴巴」。

  闻言,邓远山用力的吸了起来,把鞋跟的血迹舔得干干净净。「行了,想吃的话以后就拿着,时不时吸一口,咯咯」,冷月抽出鞋跟,掩嘴轻笑。

  邓远山老脸一热,羞愧的低下头,为了女神,他什么痛苦都忍了。「小弟弟怎么软了,我帮你硬起来」冷月淡淡的说着,伸出双脚,夹住了男人的阴茎。
  「主,主人」邓远山一脸惶恐,他怎么有幸让主人的脚给自己撸呢?看着眼下粉嫩滑腻的玉足,邓远山不自觉咽了咽口水,不等玉足撸动,小弟弟重新硬了起来。

  「真贱」,鄙夷的看了一眼,冷月躺到了床上,褪下了内裤,「上来,和我做」。之所以冷月和他做爱,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,邓远山那硕大的小弟弟带给她的快感是以前从未有过的。

  「真的……真的吗?」邓远山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,难掩脸上的兴奋。「你又不是没和我做过,贱货,装什么耳背」。

  「主人,您等一下」邓远山激动的说着,「干什么?贱货」冷月不满的看向他。「我去洗漱干净点」。

  「不用了,贱狗,快点和我做」冷月娇嗔,「记住,别用脏手随便碰我」。
  「是」,邓远山急忙上床,看着床上性感的身躯直流口水,他爬到冷月上方,对着女神的私处挺了下去……

  「嘤…快点…嘤…」听着女神酥麻入骨的声音,看着女神颤动的娇躯,以及胸前摇晃的双峰,邓远山忍不住了,把手按在了女神的抹胸上,隔着衣服就能感觉到女神的丰硕挺拔。

  「嘤…」胸被摸的瞬间,冷月更兴奋了,「快点,还要…」说着,用鞋子踢着邓远山的屁股……

  一番激战持续了近两个小时,邓远山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,仿佛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,冷月酥胸起伏,一脸的满足。

  「还能做吗?还想要」冷月看向身旁的男人,低声冷哼了一句。「不行了,不行了」邓远山摇头。「砰」,一脚踹在邓远山的腰上,尖利的鞋跟在上面留下一道血痕,「扑通」,邓远山整个人摔在了地上,「那还敢躺在这儿,找死啊」。
  「对不起,主人」,女神说自己错了,就是自己错了,他急忙跪起来道歉。冷月穿好内裤,坐到床边,「哒」,邪魅的鞋跟敲在地上,「把你的狗爪伸过来,它好像做了不该做的事。」想到自己的胸部被摸,她就来气。

  「主人,我」,犹豫着,还是把手伸到女神脚下,冷月抬起玉足,狠狠的跺了下去,「噗」,尖利的鞋跟直接刺破手背,鲜血瞬间流了出来,触目惊心。
  「我必须要上你长点记性」冷月冷着脸,鞋跟残忍碾动,「要刺穿了,主人,饶了我吧」,邓远山苦着脸求饶。

  「哼」拔出鞋跟,一脚踢在邓远山脸上「舔了」。冷月脸色渐渐缓和,她要让脚下的男人彻底臣服自己,所以也不能太残忍,不能把他吓跑了。

  没几下舔干净鞋跟,邓远山干笑几声。「笑什么?贱狗」冷月娇嗔问道。「我,我想娶主人回家,呵呵」。

  「我」冷月秀目一凝,一脚踩了下去,玉足停在空中,没有落下,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」冷月气呼呼的说着,「我才不想跟你这个小人物生活,等你混到了白龙会老大,再说这话也不迟」。

  「我……」邓远山一阵尴尬,却又无奈。「滚吧」,冷月摆了摆手,「让我一个人待会儿」。

  看着主人不耐烦的样子,邓远山急忙退了出去……

  「大哥,你的脸和手」酒店门口,一个文雅的中年皱着眉头,看着邓远山。
  「哈哈,老弟,不碍事」邓远山爽朗的一笑,倒有几分风度,「大哥我这辈子还没这么快活过」。

  「那就是个妖女」诸葛正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。「也就是你能说这话了,兄弟,别人」邓远山瞪眼,「我非一枪崩了他」。

  「真是喝了迷魂汤了」诸葛正无奈的摇头,「无药可救」,说完,转身就走。
  「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哈哈」……

  D市,一个不起眼的小区里,小区最里面的一个单元楼里,一个绝世女子跪在地上按下了门铃。门打开,开门的是一个女仆。

  她急忙挪着膝盖,跪着爬进屋子,来到一个雍容华贵,容颜美丽的妇女脚下,怯懦的抬起头,「母亲大人」。

  「冷月,这两天玩的很开心啊」,妇女嘴角翘起,冷笑着说道。「女儿不敢」冷月颤抖着低下了头。

  一只长靴落在她的脑袋上,「事情呢,办的怎么样?」妇女面无表情,声音冰冷。

  「我已经把邓远山征服了」冷月颤抖着回答。「我是说,让他造反,他同意了吗?」妇女冷着脸。

  「还没有」说完,冷月咬紧了牙齿。「嘭」一脚落在她的脑袋上,「没用的东西」妇女鄙夷的看了冷月一眼。

  「母亲大人放心」冷月急忙爬起来,颤抖着,「很快的,我相信很快就能让他造反白龙会」。

  「也是,急不得」妇女叹了口气,「白洛琪来了,通知你一声」。「女儿知道了」冷月点了点头。

  「舔靴吧」妇女踢了踢冷月的脑袋,点燃了手中的香烟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